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孙儿的孝道>(第三卷)第四章 猜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卷)第四章 猜测

小说:孙儿的孝道 作者:崔志远 更新时间:2018/7/11 18:31:45
贫困生活度日难, 铁树开花一瞬间。 大度人办大度事, 惹得众人语连篇。   婚礼的午饭结束了,一共坐了三拨,有准备礼金多的,有准备礼金少的,只因方富贵没设账桌,把钱都省下了。还有没拿礼金的,这些没拿礼金的,是先来的人一看不收礼,把电话打回去,这些不想来的,不用拿钱也来了。菜饭都不够了,反正离市里近,买菜的去了一回又一回。做饭的做了一遍又一遍。有一位吃饭的一边吃着饭,感叹着对同桌的人说:“哎!这不是穷人乍富,坦胸漏肚吗?要是收礼,能收好几万,好小伙子一年挣不来呀!”还有一个人小声的对同桌的人说:“人要是有了钱就是大方,这个方富贵难道忘了没钱的时候去集市买东西有多难吗?难道忘了困难的时候,去和别人借钱看人家的脸子又不借给钱时,心里不好受的滋味吗?…………”还有人说:“古人说,‘常想有日思无日,莫到无时想有时’这个话,方富贵可能是不知道吧!………”这些吃饭的,一边吃着饭,一边说啥的都有,方富贵就是装作听不见。   深秋的天特短,快没太阳了,同学们才吃完饭,因为这些同学吃的是最后一拨。李琦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中午那个大客车又来了。方振说:“一会就闹洞房了,晚上别走了。”李琦说:“闹了一下午了,现在的天气已不是夏天,没铺没盖的,还是走吧!”一边说着,这些同学们都上了车。方振拿出五百元钱来给大客车司机。司机说:“中午来时二百,回去还是二百,你给四百就行了。”方振说:“那一百是给你的烟钱,以后有事多联系。”司机拿出名片说:“这是我的电话号,你的电话号我已知道了,”说完,向方振招手启动了车。   夜深了,方振和青青把闹洞房的人送走之后,觉得很累,正要安歇,这时青青的电话响,青青看是哥哥打来的。只听哥哥说:“睡了吧!青青?”青青说:“还没呢!”哥哥说:“我本想回去,可这里离不开,我只得在两千里之外,对你们说一声祝福的话,祝你们二人长相厮守,生活愉快!并且我这里有一千元钱给你们打过去,作为贺礼。”青青说:“哥哥!我们不缺钱。”哥哥说:“我知道你们不缺钱,听爸爸说你们发财了,给你们打钱只是祝福的象征,并不是怕你们缺钱。把电话给方振。”方振接过电话。只听那边说:“方振,你给我听好了,有了钱要和没钱时一样才对。不要有了钱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把生活提高了,把眼光也提高了,那可不是你方振的性格。”方振说:“即使我想改变性格,青青也不会同意。也希望哥哥常打电话提醒我。哥哥,什么时间回来?咱们好好聊聊!”那边说:“我这里特别忙,如能抽出时间,春节回去。天不早了,你们休息吧!”说完,那边挂了电话。   第二天,村中央的大柳树下聚了很多人,尽管是深秋,尽管天已很冷,可大树底下的人们,却好像是不知季节似的站在那里大声的评论着。这时,看见拉铁石的车从村中驶过,车轮子带起的风,扬起一阵尘土。人群中有一人说:“你们知道吗?咱们昨天吃的就是这石头钱。这石头平常想扔都找不到地方,如今却让方富贵卖了钱。哎!人过日子不知啥时时来运转,这方富贵平常买挂面都是不买一捆,买个三包四包的。虽然爱喝酒,买酒从来都是买一瓶。可昨天几万元打了水漂却不心疼。这老头子变化可不小呀!”又有一个人说:“彼一时此一时呀!方富贵在最困难的时候,借十元钱跑遍整个方家庄,现在他变了,我说这话有的人也许不信,你把十元钱扔在他脚下,他能拣吗?”又有一个人说:“听说三年前方富贵缺钱,去找他开修理铺的表弟,他表弟怕他还不起,没借给他,昨天那个表弟没来呀!”又有一个人说:“那个表弟不是看他有钱了不来,而是不好意思来。古人有这样的说法,‘穷居闹市无人问,富住深山有远亲。’这些年来,谁见过方富贵门前有高档轿车来过?可昨天来随礼的人有不少是开着豪车来的。”又有一个人说:“咋没见着于常有,那可是老舅爷子,外孙结婚,舅爷子是高等贵客,难道他没来?”有一人说:“于常有没来,听说是叫牛顶了,你们说,早不顶晚不顶,偏偏外孙结婚时牛顶了,哪有这巧的事。听富业大哥说,富贵哥叫方继成去看看他舅,方继成都哭了。因为啥哭,不是舅舅被牛顶了伤心,而是平常舅舅看不上外甥。后来方振去看了,回来说,舅舅是装的。”又有一个人大声说:“我问大伙一个问题,谁能回答?昨天方富贵不收礼金,他究竟是什么企图?”众人不言语了。过了一会,还是先前说话的那个人说:“依我看,是给先前他贫困的时候,不借给他钱的人看的。”又有一个人说:“不对,就因为赌气,把好几万元甩了,不值得。依我看这里边一定有啥心计,别人不知道而已。”这时,在坐着的人当中站起一人,大家一看是李铁。李铁说:“依我看,富贵哥这次是猜谜语,他自己并不一定有套路。前几年他东山西山的迁坟,咱们这些人也是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评论他,耻笑他,说他傻,其实他自己也不会知道几年后会得来回报。大家想一想,他因为啥发财?我苦思冥想了好几天,才懂了一点,是他的诚心打动了那些鬼,那些鬼暗地里把张全林他们俩凑到了一起,使他得以发家。你们大家说说我琢磨的对吧?这就是好心有好报,但是这个好报, 他自己先前并不知道。等到报时,外人和他自己才目瞪口呆。”这时坐着的人当中又站起一人,人们看时,却是方富业。方富业站起身来,对大家说:“你们说的好像都有道理,但是都不对。依我看,这次富贵哥不收礼金可能是炒作。你们知道啥叫炒作吗?就是为了让众人知道自己,宁可自己暂时吃亏。有的人炒作,自己让别人打得鼻青脸肿,遍身是血。有的人炒作,把自己的家让别人砸的稀巴烂。这些人之所以这么办,就是为了让自己出名,让众人知道自己。你们想一想,昨天坐了多少桌?那是三十桌呀!每桌八个人,三八二百四十人。方圆十里八乡的,哪个村子的人都有了,以后他们爷几个想办啥事,那不是方便多了。他们爷几个是想干大事呀!”众人不言语了,都在想,怪不得这方富业和方富贵走得近,原来只有他才能看透方富贵的心。   婚礼已经过了四天了,方继成夫妇和单成玉夫妇都回家了。方富贵的家又恢复了以前的平静。方振这几天没走车,在食堂吃饭回来,拿柴烧炕。奶奶和青青回来的晚,她们娘俩收拾完碗筷才能回来。方振在灶膛里填满柴后,见爷爷回来,凑到爷爷跟前小声的说:“爷爷,我二爷爷咋没回来?我可是给二爷爷打了电话的。”爷爷瞪了一眼方振说:“就你事多,前些天来了就行了呗!”方振说:“前些天回来有啥事吧?”爷爷见不能再瞒着孙子了,就说:“前些天你二爷爷接到一个电话,不知这电话是谁打的,说咱们买祖坟卖了不少钱,他是回来分钱的,回来后打井队的方富山跟他说了实情,他才匆匆的离去。这些话是过后方富山和我说的。那次回来来回的路费再买点东西,就花了不少钱,又给了青青二百,如再来随礼,还得花钱,你二爷爷那个小心眼的人舍不得呀!不过,你不要对你奶奶和青青说,我和他们说的是你二爷爷那次给我留下五百元。”方振笑着说:“爷爷,您这不是自己骗自己吗?这回我算知道爷爷会撒谎了。”爷爷狠狠地瞪了一眼孙子。这时青青和奶奶回来。青青说:“方振,二老板叫你明天出车呢!”   第二天,吃完早饭,方振来到办公室,两个老板都在。陈老板说:“方振,你找的那个司机和你啥关系?”方振说:“那个司机姓冯,名字叫冯玉清。别人不叫他名字,只叫他冯老板。他在离城里学校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饲料厂。我一开始来县城念中学,有时间就去他那里玩,后来就熟了。他知道我的家庭不富裕,时常买日用品接济我,我在周日的时候也时常给他干点零活,因此感情很要好。我叫他叔叔,他叫我弟弟,我们成了忘年交。这个人开车很多年了,开车的技术相当好。后来养殖业有了发展,才干饲料生意。今年夏天,猪肉滞销,客户资金回笼慢,因欠原料款,把大车小车都卖了,现在可以说他是穷困潦倒,如能让他在这里开几个月的车,他求之不得,这个人性格好,说话幽默。”陈老板说:“那就听你的,下午这趟你们俩一个车去保定。”   拉铁石的车在高速路上不紧不慢的走着,冯老板说:“小弟弟,你搞的啥鬼?明明说的是替你几天,这回你来了,咋不叫我回家?”方振说:“你要不愿意干,这趟回来就回家。”冯老板说:“咋不愿意干,现在连买面买米的钱都没有。”方振说:“你说的话也太小气了,一个大老板,过日子一点后路都没有?听人们常说,凡是倒闭的企业,老板都有后路。”冯老板说:“要说后路就是外边欠我的账。你岁数小,有些事还不知道,如果事业倒闭了,欠别人的钱别人逼命得讨要,会搞得你晕头转向。”方振说:“那别人欠你的你也去讨要不就成了吗?”冯老板说:“你到底是不懂,倒闭的企业大部都是下游客户出现资金断裂,当时是我的几个大客户缺钱,要是有狠心和下游的客户狠命的讨要,也许就不会倒闭,就因为没有狠心,才把事业搞砸了。我现在真的是一点后路都没有呀!”方振说:“你真要是一点后路也没有,就在这里开一年的车,我这个矿的开采期是一年,一年以后咱俩再想别的门路。”冯老板说:“那陈老板他们同意吗?”方振说:“这里就缺会开车的,只要你愿意干,他们那边我说了算。有你在我跟前,在外边有个大事小事的我还真觉得有个依靠。” 要知后事,请看下一章,截道
1

(第三卷)第四章 猜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