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家道>本之道 辛(金刚味辛,辛苦泣出。《说文》)(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本之道 辛(金刚味辛,辛苦泣出。《说文》)(二)

小说:家道 作者:景水出焉 更新时间:2018/7/12 12:17:00
本之道 辛(金刚味辛,辛苦泣出。《说文》)(二) 趁这会难得空闲,晚上拉着许参谋一起找军长散步聊天。当提出要听他的参战故事,他笑笑便爽快答应了。散步回屋,他一边让看了他参加越战时的录相资料,一边饶有兴趣地引伸出一串串丰富的故事。通过这样的交流,逐渐淡忘了彼此之间巨大等级差别而带来的隔阂。当提及以他这种方式抓工作,很辛苦还不一定讨好时,他则笑出一脸青铜连枝纹道:“训练打仗是粗活儿,哪有不辛苦的。无论什么时候,干工作就要扎扎实实。而扎实干好工作,都是需要付出辛苦。我看你们写文章也一样。如果你们要是完全实打实照着训练工作写文章,你的文章就发表不了。可要是添油加醋写出来,发表了,可工作又被弄成了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回头遭基层的骂,甚至是捞不着好。所以你们也很辛苦。但并不能因此,你就不写文章了吧。所以我下部队,一般都不带宣传部门的人,因为跟着我搞得你又苦又累,最终却写不出文章,反而弄得你们是既有压力,又很尴尬。” 仔细品味他的话,引发了诸多思考。其实就写文章而言,也有虚实之分。尤其是新闻,常闻胡鸠言,概有三类。所谓大虚大作;小虚小作;不虚不作。要想作出发表好版面好位置的大块文章,必先向报社讨顶发稿类型的帽子,再针对此帽塑造头形适就其帽,其中必有大开大合虚构成分,故谓之大虚大作。当然这就远非修辞骈句那么检点了。原来文风与工作作风是一样的道理。如果说佩服他寓大义于朴实工作的风格,那是因为你崇尚寓大义于质朴的为文风格。 就此而言,与其说他是一位军长,不如说更像是一位质朴的工程师,对工作充满朴实的执著。凭此感觉,当晚便将这几天军长的工作稍作整理,便成了一篇新闻特写,名曰《靶场春色》。 当《靶场着色》在解放军报发表三个月后盛夏的一个晚上,小黑突然找过来说,军长让你到他家里去一趟。 自上次跟军长跑了一个星期后,便忙着到处找新闻写新闻,再没机会与军长谋面。那篇文章发稿前和发稿后都没主动请他看过,也就不知道他到底有何看法。都议论他是共和国将帅之子,也不需要靠文章给他表功树绩。尽管编辑和小白都建议把文章拿过去见见军长,可觉得文章发表在军报他自会看到,再送一下,实在是多此一举。且更有献媚求荣之嫌。听小黑说军长是如何不让前来家中送礼人进门的段子,若为此遭他质疑,岂止无聊。于是坚决没去。 跟着小黑进了院门又入家门,见军长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便打了个报告。他闻声抬头,一边招呼坐并叫小黑泡茶,一边收拾报纸说:“你上次发表的大作我拜读了,感谢你啊!” 听他这话,有些受宠若惊道:“只是对首长的工作作了点记录,哪是什么大作,您太过奖了!” 军长摘下眼镜,喝了口水道:“我不懂得评价文章,但这篇文章的确带来一些有益的影响。文章发表后,不但接到本部各个师团的反应,并逐渐兴起了立足现有条件,扎实训练的热潮。而且还接到其他单位的一些反应,确实对工作起到了推动作用,所以要感谢你啊!” 他这么一说,就记起木子编辑曾说过,文章发表后,他们编辑部收到一些来信反应,因为涉及军级领导不便在报纸讨论,于是就把信件转给了军长。 一篇文章能让他改变对新闻工作的看法,还是令人相当自得。遂道:“如果对工作有益,以后努力多写此类文章,请首长多给些机会。” 军长闻言,满面地瓜般笑道:“那好,我现在就有个机会,你看看能不能写吧。” 接着,他便兴意盎然地聊起了他的发明创造-- “一次,去一个步兵团检查野战指挥训练,发现山地上搭着几个帐篷,团首长带着一群参谋人员,仍然是“几张桌子几张床,一张地图挂一旁,沙盘堆在地中央”这样一幅建国初期的野战指挥景象。现在已经进入电脑时代了,我们若还在这样灰色的回忆中,坐视世界军事变革,作为军人,轻言是失职,重言是耻辱! 搞改革,就要花钱。可现在国家没那么多钱给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办?我的回答很简单:立足现有,积极作为,能干多少是多少。 还有一次,我拿着一张野战指挥车的图纸问汽修所的所长,要订制这样一辆车子得多少钱。他说要30万左右。我说若弄一辆车自己改造呢。他说大概可以省10万块。结果,我们花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改造出了完全达到设计要求的指挥车车体。 当然,车体有了,重头还在其内部的指挥系统。经过论证,如果全部购买,至少要150万。我找科技办的同志商量,看能否自我开发。科技办的同志说,其中一般的系统部件我们自己可以采集组装解决,但涉及系统核心技术我们没有能力。我也知道,这些高科技,只有国家级有关专业科研机构才具备这个实力。但既然是我们自己来搞,也只能借他人东风了。好在北京我熟,我带着去研究所借。 呵呵,我给你简单算一笔账吧。就信息系统来讲,一个制式滚动图架购置需要2万元,我们自制只花2千;制式磁性图板购置需要1.8万,自制只花720元;进口大型显示屏需要2万,自制只用了800块!” 第二天,军长又专门带去汽修所看了这台自行研制的师团野战指挥车。指挥车从外部看,其实就是个喷绘了迷彩的大客车。该车行驶到山间一块空地,但见从车内跳出4名战士,大约用8分钟时间,便将其展开成了可容40人开会或20人住宿的伪装野战指挥所。其由电脑、大屏投影地图、卫星信息接收器等装置构成的指挥系统部分,透出一股信息时代应有的色彩气息。 遂问军长这车若引进要多少钱。他脸绽黑米糕道:“引进少说也得300万吧,可我们只花了五分之一的钱!” 按说,搞军事装备科研革新,不应该是基层部队的事,更不应该是他这一个野战部队军长花精力的工作。部队应该去搞训练,革新也应该是搞战法创新。他这个军长更应该去研究战役战法和部队作战协同与创新。让作战部队搞装备革新,有如让军械研究部门去一线作战。退一步说,即便搞装备革新,也无需你一个堂堂军长事必躬亲。本想给他提出这些问题,可想到回答不过是两个向度。一个是响应上面“科技D练兵”号召,尽力有所作为。一个是此号召正契合了他的自身兴趣。但无论哪个,都不能改变你既定的报道方向。都不如既有现实更能让人思考其中之意。何况见到这位军长一旦投入工作,更像一位手扶犂杖的老农对土地般的执着情感,总会给灰色的土地披上一层丰收的颜色。这份执著的质朴,总会给人带来格外的感动。带着这种感动,便写就了纪实散文《野战着色》。 当把这篇文稿拿给他看时,引发了他好一阵沉思。他并未说出他想的什么,最后还是叹出一口气笑笑道:“文章属实,你全权处理吧。” 其实今天来不仅是让他审稿,更重要的则是要征求他的意见,可否写个关于他廉洁方面的稿子。此并非本之初衷,却是报社的约稿。本并不想沾此类敏感稿件,却偏偏听了很多关于他这方面的段子。比如听说一天晚上,有个干部给他送来一个玉雕屏,想跟小黑通融先搬进院里,可小黑知道军长的规矩,没敢让进。那干部无奈,只得先进去给军长报告。不想,刚进门军长就问,你要是来谈事情就坐下,要是来送礼你就可以走了。当然这只是初级的。后来都知道这个军长不太通常情,就提高了此技巧。听说有次他母亲生病,一个干部便弄些什么甲鱼人参之类补品送赴京城,弄得也没让进门。后来有人分析说,人家老太太享受高干待遇,哪还缺少你这些萝卜白菜,一看就是山沟里野战部队的水平。还有一次军长下部队得了重感冒,一个干部家属前去探视,军长劈头就问她,你是替你老公要官游说来的吧。并说,其实要官也不都是坏事,起码也说明他想进步,想多干事。如果你觉得自己有能力多做事,你应该自己找我说呀。你连这个胆量都没有,还能干多大事呢。如此云云。其实私下常有对他议论,初级的只说他这人性格古怪不近人情;中级认为没摸准脾气没找对路数;高级认为人家压根就不爱财物,或是不缺财物,文不对题。因这是永远的敏感话题,不敢造次,所以得先征求他本人的意见。 可话刚出口,便立刻被他伸手制止:“谢谢,这个就免了。好吧。” 头一次见他如此严肃的神情,便答应一声音,起身告辞了。 可出了门,还是颇为惋惜。不仅因为编辑听了这些故事大为兴奋,自己也觉得这才是一位高官难得的本色,更何况连文章的题目都想好了,所谓《将军本色》。 差不多在《野战着色》发表的同时,其作者也被着了一层红色。此人又接到了提干的通知。 当去干部处取表格的时候,过处长悄声把叫到他的办公室说:“你小子行啊,你知道这个名额是哪来的吗?” 遂尴尬一笑说,不知道,请处长赐教。 于是他目闪汤花道:“记住,这个名额是军长亲自给你的。可这批是战斗班骨干提干,要去摸爬滚打拿枪杆子,你这拿笔杆子的可要好好珍惜吧!” 拿表格回来却并没太多惊喜,也没告诉小白,更没一点喝酒的兴意,却陷入一阵抉择沉思。 有道是事不过三。可已经稀里糊涂丢了两次机会。而丢掉的不仅是一顶官帽,也不仅是一个金饭碗,而是关系着一个家族三代人一直苦苦追寻的梦,一个占绝绝大多数欲从泥土崛起的草根蚁族向社会上层攀升的共同梦想。你如此,大哥如此,还有小白小黑、小蓝小黄莫不如此。可现在已经真实的抓到了它,倒没了如愿的惊喜,反倒看到小白那既羡又妒更无着的眼神,搞得你倒像是个不耻盗贼,偷抢了他的名额机会。 带着这种纠结,晚上,竟鬼使神差去找了一次军长。首先向他致谢。军长还了一个他固有的笑说:“小伙子,你很优秀,你应该得到这个,这样才能更好地工作。如果你是专门来道谢的,就没这个必要了。” 见他要下逐客令,遂赶紧道:“首长,今天来主要还有一个困惑,想请求您的帮助。” 军长抬面正视道:“噢,那就说说吧。” 于是尽量用最简洁的言语,说了三层意思:提干代表了家族的梦想,现在实现了这个梦想,却更多带来了隐隐不安;因为有一个特别优秀的战友小白,他的优秀不仅在于他的业务和军事素质,还在于对我直接帮助和支持,没他的支持我恐怕也写不好这些文章;因为这批提干是优秀军事骨干对象,觉得这个更适合小白;而我以后或许还有新闻提干机会,所以能否把这个名额给战友小白。 军长听罢,面呈太极,静默未语。遂摘下眼镜边擦边道:“这样,情况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当回到宿舍,小白却准备了一小桌的酒菜。并有炊事班长、勤务员小黑小徐,还有干部处勤杂员小黄。小黄是小白的同年战友,这次他也提干了。 第二天一上班,政委勤务员小徐便找过来,说政委让去他办公室一趟。 刚报告进门,便劈头砸来一句:“你这小子胆子真够大呀,还敢找军长的麻烦!” 被了他这一盆冰水当头,除了眨眼,就是倒气。 他继续数落道:“我去年专门给你弄了个指标,你却轻易给让了出去;这次军长给你弄了名额,你又要让出去。你小子是把提干当作一棵香烟呀!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不想在部队长期干啊?” 赶紧答道:“当然想,首长,要不就不来部队了。” 未等多言,他截道:“你小子吧没在下面吃过苦,不懂提干到底是怎么个事,这可是关系你一生前途命运的事!从今以后,部队提干都要走考学院校,你的机会就没啦!” 他说着点着一支香烟,深吸一口,然后带着一股浓浓的烟雾道:“我看你小子是个人才,所以才扶你一把。我这里又给你找了个后勤的指标,你可要好好珍惜,别再稀里糊涂,以后要好好干!” 与其说要为自己终于完成一个人生重大使命而惊喜,不如说要为两位首长共同成全而惊喜。但真正惊喜的可能是大姐。大姐满面荷花盛开叹道:“哎,真是穷人当官没规矩,可偏偏命运大过规矩。哼,我说你呀,也就好在命了。” 姐夫一团太极笑道:“毕竟工作表现摆在那里,要不首长哪能一而再、再而三出手。说实话,这个我也没想到。不过也真是来之不易,得好好珍惜,千万别像那个家伙,把你给的机会一刀子给捅掉了!” 其实,真正的惊喜,是从天上飘下一顶官帽,却突然正好落到了你的头上。因此,最惊喜的应该是小白。 是年大事: 清明-科技D练兵。 立夏-曼德拉任南非总统。 小暑-金R成逝世。彗星木星相撞。 大雪-三峡工程开工。
3

本之道 辛(金刚味辛,辛苦泣出。《说文》)(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