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窃天换日>第7章 烟花三月下扬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章 烟花三月下扬州

小说:窃天换日 作者:飘落的枫叶 更新时间:2018/6/14 10:49:20
京郊大校场。 马蹄声声,尘土飞杨。戚小旗坐在场边的一堆杂草中,嘴里肯着个大雪梨,细长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过场中奔跑的二骑。 面前的竹蓝中有烧鸡,卤鸡蛋,还有小酒。上面派的这差事还真不错,当然也和自己的骑术名头分不开。 “……夹紧,带缰绳……” 戚小旗不时躬起身子喊上一二嗓子。 尼玛,这骑马看起来威风,其实难受得要死。“杰哥,你的屁屁烂没。”朱华翻身下马问瘫坐在地的李杰。 李杰翻着白眼;“古代,没药救。宁可在海里武装游五千米,也不愿骑马走十里。要不是你的狗屁计划,我们那会受这半月的罪。” 朱华彻底无语,涨红着脸。憋着劲,恶狠狠的朝泥地了吐了口吐沫。这就是达上肖玉城这条线后的好处,能在大校场练习骑术,还有专业军官技术指导。 春风拂面杨柳岸,烟雨朦胧桃花堤。 京城通往通州的官道上一白一黑两骑悠然并行,与众不同的是眼眶上的黑眼罩(太阳镜)。 “华弟,你瞧这明媚的春色,不如我们纵马放歌奔赴江南。” “我才不会和你疯,在通州搭乘运漕粮的返程船多舒服。运河上下的景色尽收眼底。” “哼,小样。” “你嘀咕啥?敢不敢大声说。”朱华把马一拉,橫在他前头。 “行~行,你是老板,咱不能唱反调。”李杰作了个鬼脸,纵马狂奔;“来呀!你来追呀!” 20公里的路程,两人在中午前就赶到了南下第一站——通州。 由于京杭大运河的开发和漕运的兴起,古通州的商贸得以迅速发展,并随漕运带来了较大的商流、客流。 ?历史上,通州分新旧两城。旧城主要在元末成形,城池在今新华大街附近,面积约1.7平方公里。 明正统十四年(1449),总督粮储太监为护卫西、南二仓,奏建新城。新城东连旧城,周七里。 通州新旧城总面积约3平方公里,明朝万历年间(1573~1620),通州城内街巷58条,多在旧城,新城多为衙署,人口1.8万。 两人穿过高高的城墙,来到了张家湾,它是通州最繁华的商业圈。 “瞧!那个还如归酒肆还是蛮起眼的。”顺着李杰的手指方向。不知是那位名家书写的草书《如归》二字龙飞凤舞气势不凡。两层木结构的雕梁画栋楼房很有特色。 “走!就去那吃中饭。” “两位客官楼上请!” 站在门前的小二。远远的就看着鲜衣骏马的偏偏俊公子,尤其是那能反射阳光的黑眼罩,立马有针对性的安排。 朱、李二人翻身下马,摘下太阳镜,把马儿的缰绳交与小二。走进内堂,映入眼帘的是了了数人。哦,明代人吃两餐。是没到正中午饭点,还是啥不得而知。 “公子,这边请!”内堂的小二殷勤的在前面带路。 登上雕花楼梯,绕过桐油竹帘,进得一个能看见运河的雅间。清一色的黄梨木桌椅,运河上吹来的微风,鼓动着窗口前绿色的绢帘。 “两位公子,本店有干蒸劈晒鸡、油炸烧骨、烧脏肉酿肠儿、黄炒的银鱼、银苗豆芽菜、春不老炒冬笋、黄芽韭和海垫”小二熟练的报出了一串菜名。 当然,对于有的菜名,他俩绝对不理解,朱华只好选了从字面能理解的;“来个干蒸劈晒鸡、油炸烧骨、银苗豆芽菜,外加一壶酒。” 等到小二把菜端上来时,两人有点明白了;劈晒鸡其实就是劈开成两半的风吹鸡,烧骨就是猪排骨。 等到结账时,朱华问;“小二,码头上的漕运返程船怎么能上?” 小二听到朱华的话,诧异道;“公子,看你们也是富贵之身,运河中有客船呀!漕粮船脏得紧。” 朱华讪讪一笑“不瞒小二哥,咱不熟悉这里面的道道,能帮我们联系联系南下的船吗?。” 李杰立马从兜中摸出二两银子塞进小二手中。 小二心里一阵发紧,估摸手中的银子超过一两,脸上灿烂如花。腰弯得过了九十度。 “行~行,小子马上就上码头。” 据说,通州地界由于商业繁荣,豪强势力极为庞大,可能也是白天,朗朗乾坤下。码头这个喜欢藏污纳垢的地方一派和祥。 由于银子的动力,小二殷勤的牵着马,沿着翠绿的运河岸,引着两公子来到离张家湾不远的一个回水湾。一艘由200料平底船改成的两层客船了停靠在河面。 近18米的长度,形似柳叶。顶层的舱盖却和乌蓬船无差别,只是大小而已,落下的风帆是一片片的竹子编制的硬帆。 小二和船老大谈的价格并不离谱,连人带马包船到扬州的运费是150两。像这种远离码头的包船,基本上属后世没有运输证的黑船。当然决不是等同于杀人越货的黑船,是逃避税费的代名词。 船家雇佣了6名船工,因为要走跳板才能上船的原因,几人忙碌的把马匹蒙上眼睛。慢慢的牵着马儿移动上了船,宽约3米的舱室,有专门的套马笼子。 偏西的太阳,把船的倒影拉得很长,差不多到了对岸。船老大敞开的无袖短卦露出黝黑的胸肌,赤着脚,不丁不八立在微微上翘的船头。手中的竹篙用力的插向河底,激起的涟漪把船的倒影撕开。 “开船啰!” 随即,老大的开船号子唱响了运河两岸,六名船工用长长的竹篙抵在不深的河床上,一齐用力,船慢慢的滑向河心航道。 朱、李二人朝岸上的小二挥挥手,看着移动的岸堤杨柳,真想唱一首现代的船工号子,藉慰挥汗如雨的掌篙船工们。 两人从乌蓬盖顶的船舱中搬了椅子放到了露天的二层甲板上。所谓的乌蓬就是用竹编织的、用桐油涂层、弧形状、能移动组合的蓬。 放眼望去,没有孟浩然烟花三月下扬州诗中的孤帆,远影到是很多。只是运河远没长江的气势,它婉约小家碧玉的江南女性,安静的躺在中华大地上。 运河上来往的漕船如过江之鲫,还有各种官方的关卡。落日后,运河上的船都得泊系下来,夜里是不准行船的。 晚风中,缺月挂在岸边的树梢上。朱华举着酒杯;“你别老拿着夜视镜在这里晃,你想要的那风雨江湖路肯定不会发生点啥。” 自打穿越接触明朝以来,朱华了解到,管理各种社会阶层的机构相当完善。可以说,明朝是封建社会制度最为完备的社会。尤其是关乎全国经济的大动脉上,想搞点啥动乱就是白日梦。 从船老大口中得知;大规模漕运是由卫所、军户编成。小规模就是漕帮,连他们黑船都得挂靠漕帮。政府用严密网笼罩住所有臣民。除非是体制内的黑手段。运河是安全的。 李杰扭动作屁股;“我高兴、我乐意。”回个头,鄙视道;“可以肯定,那枫桥的客船,绝对没咱坐的豪华。” “文青关你屁事”朱华把杯底的酒倒进口中;“咱洗洗睡。” …… 朱、李二人在运河上晃悠悠时,后世的日月公司快要翻天了。 吴慧敏翻看了几页报表后,朝外面办公室喊道;“秦翼,你来!” 没等他站稳,吴慧敏神色暗淡的指着他的计划书说;“目前的情况下,财务那块还是找代理记帐公司做。昨天下班后,我去江边仓库,都快放不下货,真不知道朱总疯到那去了。” “嗯!,就照你说的。”秦翼无奈的摇摇头;“联系的电话我没停,都是不在服务区,连带家具店的李杰都是不在服务区。好在账上还有一百万现金。” 吴慧敏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立马虎起;“再怎么说,公司是朱总的,他还有家人,你可不能犯糊涂呀。” 秦翼的脸刷的红红的;“吴总你想多了,我意思是有现金还能充着几天。” 巍峨的京师皇宫内,木匠皇帝,一如既往的专注着挥动锯子,身后的一条大船模型基本完工。 坤宁宫内的张皇后在贴身丫鬟的强烈建议下,正在用最新进宫的海外香夷子。 内城客氏大宅。 客掌柜正哈着腰脸上满是媚笑;“夫人,这是首批肥皂和火柴的银票。” 客奶妈张开嘴,正在享受丫鬟一片片喂她的雪梨。眼光都没落一下到银票上。“你和曹公公说了吗?” “回夫人话,小的交待了曹公公,肥皂不能进坤宁宫。” “银票拿一半给九千岁,后面的生意还得靠他。”客奶妈挥挥手。 客掌柜看到手势,知道该滚蛋了。作揖道;“奴才告退。” …… 翠裙红烛坐调笙,一曲娇歌万种情。二十四桥春水绿,兰桡随处傍花行。 朱、李二人经大半月余的舟车劳顿终于进得了扬州城,没来得极感受江西才子曾棨所描述的景色。就被离码头不远的擂台捣碎。 李杰这混蛋连行旅和马匹都没顾了,直往人群中挤。朱华牵着两匹马傻呆呆的街道上。 尼玛这不是个事,左顾右盼中,看到了街边一处茶馆,招牌是梨花木制成,上书不知那为名家的行草《和逸》二字。
0

第7章 烟花三月下扬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