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理想怡乐园>第二十七章 相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相思

小说:理想怡乐园 作者:爹的诺言 更新时间:2018/7/12 8:07:44
  关于驱虏,英奎讲的最多的是,頌熙的得意弟子、勇斗三彩衣、发明飞刀、智救英奎等等。其实英奎对驱虏了解也不是很多。从小到大,英奎听到过无数关于颂熙的传说。因为是颂熙的学生,而且出手不凡,再加上救命之恩,在英奎的语气里充满了对驱虏的崇拜。   全世界都知道怡乐园有两对可以进出天山的奇人,一对是頌熙,另一对是老君。但谁也不知道驱虏也可以自由出入天山。网云兄妹为能亲眼看到这样的奇人而兴奋不已。   云娃不停地向英奎追问驱虏的故事,英奎只能加上想象,一次比一次讲的更加详细。最后连驱虏脖子上有一个胎记,也像常人一样会放屁都说出来了。   云娃甚至威胁对英奎说,她有很多问题要向驱虏请教,再次见到驱虏,要英奎一定要把他留住,否则大家就不是朋友。   网云兄妹教英奎练功的积极性没有从前那么高了。两对好朋友到了一起,时常出现冷场。每次小朋友见面,云娃总是挑一个面对天山的地方坐下来发呆。   再后来,云娃开始面对天山唱游子吟。游子吟是怡乐园人根据随想随听,即时编词,套进固定歌曲中的一种唱法。   英奎竖起耳朵细听,就听云娃在歌声里唱道:天山有多高,驱虏有多远。朝霞红似火,相思大如天。月挂树梢头,夜夜不能眠。驱虏木头神,浮云遮望眼……。   有时候,两对小兄妹在一起待得太晚,就住在了一起。网云的母亲看到了,提醒网云要保护阿妹的名声,不可和英奎兄妹走的太近。英奎是个识趣的人。渐渐感到网家的冷落,遂照驱虏的描述找到了孤独林。在与网云兄妹打过招呼之后,兄妹两拿着驱虏给的拳谱,进孤独林练功去了。   英奎第一次进孤独林,出来后浑身酸疼,好几天都感到不舒服。后来连续进去几天,身上的酸疼没有了,自己的力量却增加了不少。英奎这才明白,驱虏让自己来这里练功的目的。   有一天英奎在孤独林练功到了黄昏,临时决定在孤独林里住上一晚。   午夜时分,奎娃隐约听到笑面虎的笑声。因为笑面虎一笑就要吃人或者动物,这是怡乐园妇孺皆知的常识。英奎立刻拉上奎娃,悄悄从书屋地下室出来,想看看被笑面虎逮到的是什么猎物。   兄妹两伏在后墙的窗台上,借着月光仔细一看。眼前的情景,让他们大吃一惊。   只见距书屋三十米左右的草地上,有一对强壮的中年夫妇,身穿青衣,手持磁剑,正紧张的和一只笑面虎对峙。   那中年男子裸着一条健壮的胳膊,肩部鲜血淋淋,上身衣服都成了布条。那笑面虎,屁股好像也受了剑伤,有一片焦黑,一条后腿在不停地抖动。   在双方冷峻的对峙中,英奎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起来。   英奎正打算寻机帮助中年夫妇,突听笑面虎一声长笑,飞身跃起两米多高,闪电一般向他们扑去。   中年男子慌乱中一剑劈空后,借助妻子的拉力侧身一闪。头部虽躲过笑面虎攻击,磁剑却被笑面虎扑到了地上。眼看笑面虎的前爪就要落在男子的肩上,那男子也颇有大将风范。只见他临危不乱,顺势撩臂借助肩力和臂力,向外一顶。也不知道男子有多大力气,竟生生把笑面虎拨落在一边。   笑面虎落地后,调转屁股正要发动二次进攻。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中年男子近异臂突地发力,把妻子凌空拽起,转眼从笑面虎的背上落到笑面虎的另一侧。夫妻两配合默契,突然将近异膝紧紧顶在笑面虎的前腿窝,限制笑面虎前腿发力;将自由臂紧紧按在笑面虎的头上,防止笑面虎勾头咬人;将近异臂勾住笑面虎的一条前腿——夫妻共同发力,大喝一声将那笑面虎前腿分开,把它的前胸紧紧压在地上。任那笑面虎有再大的力气,前胸贴地,前腿无法发力,脑袋不能转动,怎么都不能咬人。急的笑面虎连声嘶吼,却一点办法没有。   但笑面虎岂是池中之物!前身被控,后腿仍然可以发力。笑面虎凭借强大的肌肉力量,屁股摇摇晃晃,竭力要从中年夫妇的手下退脱出去。   笑面虎往后一退,中年夫妇也跟着后退。前面手、腿紧张配合,丝毫都不敢放松。他们心里非常清楚,只要笑面虎前腿在挣扎中直立起来,他两今晚绝无活命的道理。   笑面虎为了摆脱控制,也是拼了老命。凡是被它后腿蹬过的地方,地上都留下两条深深的壕沟。才不一会儿,夫妇两都已经累的浑身汗流,气喘吁吁。眼看已经支撑不下去。危机关头,英奎兄妹一跃冲了上去。   英奎起身的时候,就已经看清磁剑的位置。所以一到现场,就捡起磁剑对准虎头,奎娃也麻利的配合英奎打开了磁源开关。滋滋一阵灼响过后,一股刺鼻的浓烟从虎头上冒起。一个鸡蛋大小的黑洞出现在笑面虎头顶。笑面虎一下子就瘫软了下去。   笑面虎死了,中年夫妇仍然死死的按着虎头不放。良久,在奎娃的一再提醒下,他们才吃惊的抬起头。   英奎挥挥手中的磁剑说:“笑面虎已经死了,你们松开手吧。”   那男子自由手摸了摸笑面虎头顶的黑洞,突然身体一歪扑到了笑面虎身上。   由于天黑看不清中年男子的穿着。英奎从佩剑的威力和精美程度判断,该男子绝非寻常之人。英奎心中陡然升起对王亲贵族的警惕之心,机警的把用过的磁剑顺手扔进旁边的草丛。   中年男子见英奎把磁剑扔掉,欲怒还休。他和妻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英奎,心里面不知是怎么想的。.   奎娃非常讨厌中年夫妇的这种眼神。出于对达官贵族的极度厌恶,奎娃拉起英奎转身就跑,一眨眼就消失在茂密的树林之中。   中年男子冲着英奎兄妹消失的方向呆了一呆喊:“咳,谁家的孩子?出来吧!我会好好感谢你们的。”   中年男子连喊了几遍,没有回音,只能作罢。夫妻两休息了一会儿,摸摸索索找到草丛中的磁剑,弯腰背起一个小山似的包裹,吃力向外走去。   望着中年男子远去的背影,奎娃喃喃的说:“这么晚还有神在这里打猎……。”   英奎说:“有什么猎物比笑面虎珍贵?能抛下笑面虎离去的准不是猎神。”   奎娃问:“他背的是什么?”   英奎摇摇头说:“不知道,但一定不会是猎物。贵族不一定打猎,打猎也不会在深夜。深更半夜到这孤独林里,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难道孤独林中隐藏着什么秘密吗?他身上扛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见英奎陷入深思,奎娃不耐烦的说:“算了,算了,不想他了。你就是想破头也没有用的。无论什么秘密,肯定也与我们普通老百姓没有关系。”   经过一夜折腾,天色已经微微发亮。几天没见网云兄妹,兄妹两商量带些孤独林特产,去看看他们。   兄妹俩回家梳洗一番之后,带着在孤独林采的野果,匆匆向着西江大营走去。   站岗的士兵认识他们,远远的和英奎兄妹打招呼说:“网云到营后面玩去了,你到那儿找他们吧。”   士兵所说的营后面,指的就是天山下,上次见到驱虏的那个地方。   英奎兄妹来到后营,远远就看到网云兄妹。他们边走边向天山张望。   走近了,英奎听见云娃的歌声:“……你从天山下来,初识给我惊吓。你回天山而去,我心为你牵挂……。”   奎娃轻轻一拉英奎说:“云娃不会得了失魂症吧?”   神类磁性强,没有生病概念。无论那里烂了,也不会发炎,很快就能长好。奎娃说的失魂症,就相当于我们常说的相思病。   英奎闻言仔细观察云娃。只见她双目无神,面带忧伤,几天没见好像一下子瘦了很多。英奎的心一下子想被揪了起来。   奎娃知道英奎暗恋云娃,看英奎表情不对,埋怨云娃说:“云娃也是得不到的才觉得最好。她也不想想驱虏是什么神,适合她吗?驱虏和我们根本不一路……。”   英奎不想听奎娃埋怨云娃。他大声的喊叫着网云的名字,飞快走了过去。   云娃跟着网云转身,一眼看到英奎兄妹,脸上立刻放起光来。她拉着网云飞一样跑到英奎眼前,急切的恳求说:“英奎你帮我找找驱虏吧!他在天山吃得饱吗?住的暖吗?我有好多话想跟他说……。”   网云也帮着云娃央求:“英奎,你要真的知道驱虏去哪里了就告诉我们吧!无论是天山还是宝山,我都会想办法找到他的。”   奎娃略显不耐接过话说:“我们也不知道驱虏上哪里去了,他和英壮在一起时间最长,也许英壮能知道他到底去哪里了。可是英壮在北国,能有什么办法呢?”   云娃天真的说:“要不让英壮也来南国吧。”   “那不可能。”英奎忍不住打断云娃说:“英壮的父母都在北国,他不会来这里的。”   “那怎么办呢?”云娃带着哭腔央求网云道:“阿哥,要不咱去北国找英壮吧!”   “以你们的身份怎么可以去北国呢?太危险了!”   英奎一咬牙一跺脚说:“要不我帮你们跑一趟吧!”   听说英奎要回北国帮自己打听驱虏下落,云娃感动的拉住英奎的手,热泪盈眶说:“英奎你知道姐姐的心情吗?你知道的,你的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你太好了英奎,你就是我的亲弟弟呀!”   奎娃苦笑着摇了摇头。   经过简单商议,网云兄妹带英奎兄妹回到军营,为他们挑了一匹精磁宝马,一面坚盾和一柄精磁宝剑。云娃还为英奎准备了一身五彩衣做行头。   临行前,营中做饭的食神,又送来一只羚羊。英奎把坚盾挂在磁马后面,把羚羊又挂在坚盾外面,装扮成打猎的贵族子弟模样,飞马奔向边境。   网霞夫妇和网云兄妹也骑着磁马,一直把英奎兄妹送到两国的边界。   英奎沿天山下密林,偷偷越过边界。因为穿着一身五彩衣,巡逻的士兵不敢随意盘问,一路上畅通无阻。倒是英奎兄妹,别别扭扭的,对这个临时身份还有些不适应。   北国的孤独林和南国的孤独林一样。在橙田的同一位置,英奎兄妹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孤独林。因为磁马在孤独林毫无用处,英奎把磁马、磁剑和坚盾都藏进密林,身上只带着羚羊高高兴兴进了孤独林。   孤独林内练功的少年们,乍看见一对五彩衣入林,先是一惊。接着看清楚是英奎之后,大家欢呼着快步迎了上去。   
0

第二十七章 相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