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十三>不眠之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不眠之夜

小说:三十三 作者:十年前后有只败狗 更新时间:2018/7/12 15:55:47
 “呼…呼…”林依依被林胜强行拉走,女孩子的她没跑一会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三哥…你干什么啊…”   “依依…三哥觉得你不能在那里…”林胜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林依依,“你…我知道平日里二哥对你是最好的,三哥怕你悲伤过度,所以拉你出来,在这里透透气,毕竟那么多人,小孩子在那里也不合适…”   林依依听了不由得生气,同时也有一丝感动,生气是因为她觉得三哥太小看自己了,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但是她也不可能不懂事,而且那么多人她也不怕人,感动则是林胜想要守护她的心情让她觉得以后有三哥在身边,她很放心。   “…三哥…”   “怎么了依依?”   “谢谢你…”   “额…”   林依依一把抱住身边的这个人,把头埋进后者的怀里,刚才强忍的泪水像决堤一般在林胜的腰间痛哭。从来都是在外和老道士两个大老爷们一起生活的他第一次经历女孩子的痛哭,他不知道双手该放在哪里,此时显的有些不知所措。“没事…没事了依依,想哭就哭吧,当我第一次听到二哥遇难的消息时,我也是想要哭出来,但是我…我觉得自己不能再像小孩子一样了…”林胜越说心里越难受,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悲伤,眼泪鼻涕揉在一起,哭的像个泪人一般,这也不怪两人,本来就是十几岁的孩子,内心的情感远比大人更纯粹。   林胜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第一反应是不可能,但是在反复确认了之后,他一路上都想放声大哭,他失去了自己最敬爱的二哥,那个虽然总是拍他头但是处处为他着想的二哥,只是几个小时,就已阴阳相隔,二哥走的时候对他的笑,让他心里像被人捏碎了一般痛苦,现在在林依依身边,看着后者的泪水,满是悲伤和不舍,他也鼻子一酸,在自家人面前终究没能装出坚强。   “依依…以后,不仅是你三哥也要学会坚强,现在家里父亲常年生病,大哥也不怎么管生意上的事,你以后一定要自己照顾自己,三哥也要跟着父亲去学生意上的事了…”林胜勉强调整了一下情绪,认真的对后者说道。   “嗯!三哥你放心吧,依依以后一定不会拖你们的后腿!”林依依哭过的小脸显的格外旁人心疼,但脸上坚强的表情让林胜觉得,依依经过这件事之后,一定会变的更坚强,更成熟。“对了三哥,你不是要等到成人之后才能回家吗,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啊?”林依依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林胜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她,因为已经放弃了这个想法,所以他觉得说不说都无所谓,但看着后者好奇的表情,他内心叹了一口气,有些内疚的说道:“在外面的生活很苦,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我有一次跟着孙道长到一个村庄的时候…一伙山贼正在作恶,一个白衣的大哥哥手拿长剑,不到一刻间就把所有人都杀了,我觉得…我也要做个行侠仗义的侠客,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告诉你们这个事情的…回到家后,知道父亲病重,我觉得自己是个不孝子,连父亲都守护不了,怎么去保护别人…所以我想,好好学习家里的生意,才是对父亲最大的慰藉…”   “可是……”林胜心里都是内疚,他觉得这所有的事,都是他引起的错误,“要不是我回来,也不会让二哥带我去工厂,二哥也就不会死了…”“没事的三哥!”林依依此刻突然表现出母性的一面:“因为你早回来了,我们家出现的这种事,父亲一定想你在他身边,你和父亲一起协作,一定能度过难关的!如果你没有回来,发生了这种事,父亲一个人肯定会累垮的,三哥,是你救了我们家啊!”   “依依…”林胜听着后者的安慰,他心里好多了,同时他也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家,守护身边的每一个人!   “你们怎么在这里?”   “啊?”   两人回头一看,身后的人是大哥林文,他看起来有些憔悴,想必是为了明天的葬礼劳累过度了,想到这里,林胜关心的说:“大哥是准备明天的事回来了吗,你这么累不如早点休息。”林依依也表示同意。   “我吗?”林文苦笑着说:“没事没事,反倒是你们别太伤心了,我刚从外面回来,有点事想找父亲,你们见到父亲了吗?”   “父亲?父亲他在跟一些生意上的朋友在内室谈事,大哥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一会转告给父亲,你先去休息吧。”林文嘴上说着没事,但是他身上的泥土和脸上的疲惫的神情暴露了他的憔悴,林胜不免有些担心林文林文明天会身体酸痛去不了葬礼。   “对啊大哥,三哥和我都可以代劳的!”   “没事…”林文的脸庞有些僵硬:“有些事我当面找他谈谈比较好…嗯…你们早点休息吧,我去找父亲了…”“哦…那好吧,不过不知道父亲谈完事没有,你去的时候看一下吧!”   “我知道了。”林文奇怪的回答,让两人有些茫然,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也不好过问,“依依,我送你回房间,只有休息好了,明天才能有精力去送二哥最后一程哦。”   “嗯!”林依依坚定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三哥,依依今天晚上一定很早就睡,不,回去就睡!”“哈哈哈…”林胜哭笑不得的摸了摸后者的脑袋,“好了好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林府内室   在送走所有人后,林清河坐在这里一个人喝着酒,一杯接一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下人们可能觉得,是在想二少爷吧。   吱呀的一声,门被人缓缓推开。   “早些休息吧…剩下的事我会吩咐下人。”杨氏此时脸上有着泪痕,更多的是憔悴,今天晚上为了招待外面的客人她着实累的不轻,“不用你管…”林清河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清河…别开着窗子,今天晚上夜风很冷的。”杨氏欲走过去把窗关着,手指还没碰到窗户的时候突然一阵巨大的声音响起,她吓的瘫倒在地,回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清河,面色有些晕红,有些醉了,气喘吁吁的,死死的盯着她,“我说了不用你管!呼…呼…””你别这样……清河…”杨氏害怕的小声哭着,现在的林清河让她感到恐惧。   “…………对…”林清河像是冷静了下来…沙哑着说道:“对不起……”   “清河!”杨氏哭喊着抱住他的腿,“求求你别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你始终对我保持距离…”   “你……”林清河脸色有些难看,连忙把脚抽了回来,“你……你赶紧回去休息把……明天武儿的葬礼还要举行呢……”“我不!”杨氏哭着站了起来,“林清河…十四年了…你连碰都没碰过我一下!哈哈哈哈…”杨氏眼睛哭的红肿,歇斯底里的笑着:“在别人面前我们是夫妻,可背地里呢…就像是陌生人!十四年了,自从那张玉儿难产而死,你良心发现了是吗?啊?!觉得愧对她吗?哈哈…觉得娶了个青楼女子,为林家蒙羞了吗?哈哈哈哈…林清河,你还不如杀了我!”   “杨蓉!”林清河的全身都在颤抖,对于杨氏的一番话,让他心里暴躁的情绪被点燃了,“啪”的一巴掌打在杨氏脸上,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后者不敢相信的捂着自己已经被打肿的半边脸,自从林清河娶她回来,就从来没有打过她,今天,是第一次。   “哈哈哈哈…”杨氏忽然笑了,眼神也突然变的狠毒,“林清河,你打我?你打我!你娶我回来的时候,你说过不会欺负我的!你个畜生,只会打女人,有本事你把杀武儿的刘衡给杀了啊,哈哈哈…你个懦夫,人家站在你面前你都不敢动手,还笑呵呵的叫人家哥,你个懦夫!”   “你……你…你给我闭嘴!”林清河上前就是一脚,接着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拍在后者的脸上,看着杨氏笑的越来越开心,林清河也笑了起来,“你……你笑什么…?”   “哈哈哈哈…我?”他蹲了下来,看着杨氏肿的老高的脸,伸手左手,在杨氏一脸畏惧的表情下轻轻的温柔的抚摸上去,“我笑我真是傻,当年我不应该跟玉儿吵架,这样我也不会一怒之下跟着朋友去了青楼,我也不会遇见你,更不会为了赌气娶你回家,没有你…我可清净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我,你只是觉得我家大业大,钱多罢了,是吗?啊?!哈哈哈哈…”   “你……”杨氏一把推开林清河,力量出奇的大,让后者猛的摔了一个踉跄,她笑着从地上爬起来,但当注视着后者的时候,突然就哭了,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流,一边哭还一边笑道:“林清河,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曾经爱过你,真的…但是你对我的爱呢?就这样无情抛弃吗?我爱武儿,我也爱文儿和胜儿,我只希望你能重新像以前一样,可是……哈哈哈…林清河,我看错你了,到最后你还是不肯碰我,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让整个林家,为我…陪葬!”   “啾”的一声,杨氏拉响了手中的圆筒,一道火花在天中闪过,随着啪的一声消失,接下来,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林清河,感觉地面在颤动。   “你…你干了什么?”   “我干了什么?我不是说了吗…”杨氏癫狂的笑了起来,泪痕和妆容混在一起,衣衫凌乱,此时像是一个恶魔。“我要整个林家…为我陪葬!你知道…为什么你朋友叫你去青楼吗?因为那是皇上的人,你知道为什么你在青楼正好遇见了我吗?因为…我是皇上派来的,哈哈哈哈哈哈…”   “你…杨氏,你心肠为何如此歹毒,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别把孩子们纠缠进来!”   “孩子?哼,自从你打我的那一刻,骂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没有牵挂了…”杨氏蹒跚的走到后者面前,抱住后者颤抖的身体,在耳边轻轻的笑道:“皇上为了监视林家,特地派我勾引你,打入林家,可谁知道我真爱上你了,皇上还不知道呢,如果刚才你能说你爱我,我就不用把你杀了然后留在我身边了…林清河,今夜,就是皇上让你林家灭门,老天都帮不了你……清河,求我啊,求我,或许,我能到皇上面前求个情,我们以后两个人幸福的在一起好不好,嗯?”   “你……你这个混账女人,原来是皇帝的意思,我林家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遭如此惩罚!”林清河一把推开趴在肩膀上的杨氏,浑浑噩噩的往外走去,”快走……都快走…”   “哼,林清河…你逃吧,今天晚上,谁都活不了!”说罢,杨氏坐了下来,自顾自的斟起酒来,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只有她坐在这里喝酒。   “胜儿,文儿,依依,快走…快走啊…”林清河此时能想到的只有逃了,他发了疯的向外跑去,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父…父亲?”   看着眼前神志不清疯疯傻傻的男人,林文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父亲林清河。   “文儿…文儿!赶紧走…赶紧走!”林清河颤抖的双手握住后者的手臂,拉着他就要往门外走,“哎…哎…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这是怎么了…”林清河的理智恢复了一点,抬头看向后者,“文儿…今天晚上我们林家就要灭门了…赶紧逃命去,你赶紧带着胜儿逃命去…快去!”   “你在说什么呢父亲?什么灭门?”林文十分不解,他想来跟父亲好好谈谈的,现在林清河嘴里嘟囔着什么灭门,他觉得是不是病加重了?   “文儿…对不起…父亲在你小时候对你颇为严厉,因为那个时候父亲心里只有赚钱…所以对你严厉了点,本想着等你长大了,父亲会和你和好的…可我没想到…我们父子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父亲…”   “文儿,要是能让父亲再做一次选择…父亲肯定会让你好好活出自己的样子,是父亲不好,总逼着你去学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你……能原谅父亲吗…时间不多了…我不想背着这个遗憾离开…”   “其实…我从来也没有怨恨过父亲…”林文低头哽咽着,“我只是觉得我成为了父亲眼中的坏孩子…我不敢跟正视您,我怕您会骂我是个不孝子,我只是不喜欢林家人都累死在生意上…”   “文儿…是父亲错了…对不起…”林清河此时的心情可以用一半痛苦一半高兴来理解,痛苦,马上林家就要被灭门了,高兴,他可以不带遗憾的去死了…   “胜儿…”   “父亲您说什么?“   ”胜儿,依依…”林清河想起来还有事情没有完成,急忙对后者说道:“杨氏是皇帝派来的卧底,刘衡和皇帝联合来灭林家,今夜我们林家…怕是要消失了…但是你们可以逃!我们林家园林里有一条密道,你小时候经常去里面玩的那条,赶紧带着胜儿和依依走…不然就来不及了!赶紧走!”   “父亲,那您怎么办…”   “别管我了,你们先走,我拖住他们!”   “不行!赶紧走!你们能走了是对我最大的安慰,不然林家血脉就要断了!快走!”   “父亲…”   “哈哈哈哈哈哈!”   正当林清河两人争执之时,桂公公一行人不知道从哪里进来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好感人的父子亲情啊…可惜…”桂公公阴测测的笑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父子亲情!”
1

不眠之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