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虎啸>第7章:一个人的战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章:一个人的战争

小说:虎啸 作者:没事打两枪 更新时间:2018/7/12 22:13:06
随后的几天,战争仍然在继续,这是一个人与一座城的战争。刘剑避开了戒备森严的徐府,将打击范围扩大到徐家的生意、为徐家效力的死党、徐家的子侄辈。越来越多的徐家相关人员被刘剑杀掉,他们可没有徐景良那么多的保镖来保护。而对此,徐景良一筹莫展,派出去的猎杀队人数多了就被刘剑轻易避开,人数少了甚至有一两支被刘剑反杀。 整个沂县城及其周边全都变成了刘剑肆意猎杀的猎场。从金韩战场上向最精锐的战友学到的潜伏、伪装、跟踪、搏杀、射击、爆破等战斗技能,与顽强凶蛮的尾军对战磨炼出的耐心、谨慎、计算、凶悍、冷血等战斗意志,让民兵性质土匪素质的自卫团疲于奔命。刘剑虽然只是一个人,但是在徐景良等人看来,他简直就是无处不在的魔鬼,忽而城东,忽而城南,忽而就在府外,但凡是与徐家有关的人或事都是刘剑猎杀的目标。 而上千的徐家自卫团就如同笨拙的豪猪,横冲直撞总是被刘剑闪开,而其柔软的下腹和后背总是被刘剑刺中。不是没有刘剑的消息,经常能够收到告密,某某村某某街发现身材高大的汉子,很像是徐家通缉的刘剑,但是在没有电话、没有汽车的年月,等徐家自卫团气势汹汹扑过去的时候,刘剑早就跑没影了。有几次刘剑就隐藏在自卫团周围看着他们如没头苍蝇似的四处乱扑就是看不到脚下的自己。 这场特殊的战争成为沂县人津津乐道的话题,普通老百姓一方面震惊钦佩刘剑的勇悍,敢于一个人对抗整个沂县徐家,另一方面又害怕被人告密给徐家,所以相互谈论起这件事谈起刘剑,一个个都只能相互挤眉弄眼。 吴广德终究还是瞒不住徐景良的花红,杀掉刘剑就能获得城南罗庄煤矿,周边各县数百个自卫团、土豪乡绅、土匪杆子、会道门,只要手里有几把家伙的都动了心思,各自组织精干力量组成猎杀队进入沂县。徐家大宅外、老宅、商铺、煤矿、商号,四处徘徊着荷枪实弹的各色汉子,但凡是长的高大的单身汉子都成为怀疑的目标。 刘剑的行动随着敌人密度的提高而受到了很大的阻碍,白天黑夜四处乱撞的各色武装小队让刘剑不得不更多的时候躲起来保存自己。而且,与最开始对刘剑很是钦佩不同,经过几天的折腾,沂县的老百姓慢慢受不了这混乱的局势,受不来准战争状态中的武装分子来来回回的骚扰,他们渐渐希望还是赶紧让徐家抓住那个英雄吧,然后让徐家赶紧恢复沂县的秩序,让大家伙儿能安稳过日子。所以,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开始或明或暗的给刘剑设置障碍,想方设法的给徐家告密,刘剑的活动范围越来越窄。 而且五天了,仍然还没有杀掉徐景良,还没有让徐奇伟尝到家破人亡尝到无所依靠的感觉,这让刘剑有些焦躁;但是在金韩半年与日军的搏杀让他明白,打仗决不能急,必须要有狼一般的耐心。 刘剑不急,徐景良是真急了,长子徐奇葆惨死尸骨无存,自卫团、掌柜及其他徐家相关人等死掉的已经超过上百人,往日在沂县如紫禁城般威严的徐家大宅被烧掉一半,而制造这一切的凶手仍然隐藏在沂县城某个角落静静的等待着机会露出獠牙。徐家的窘态让所有人看在眼里,当往日的敬畏成为过去,再看徐家谈论徐家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味道,大家现在都看明白了,失去了徐奇葆,徐家已经是个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的徐家。 徐家的生意大受影响,由于有好几家店铺遭到刘剑的突袭,掌柜、伙计死了好几个,其他的人都人心惶惶,不少人干脆撂挑子走人,赚钱虽然重要总没有命重要。徐家最重要的生意向济阴输送煤炭也暂时停运。这两天,涌进沂县城的各方武装越来越多,虽然限制了刘剑的行动保护了徐家的安全,但是这些武装队伍在保护徐家之余,在徐家吃在徐家喝,临走看到什么顺手拿走,即使徐家家大业大也受不了。人家都说了爷们兄弟几个过来保护你们徐家给你们徐家助拳,吃点儿喝点儿不是应该的嘛!徐景良现在外有刘剑这个大敌,内部因徐奇葆走了而很是有些不稳,是在提不起心力去对付这些癞皮狗。 此刻,刘剑蜷缩在东关外一户农家的地窖里,这个地窖是用来储存红薯的,窖口直径七十厘米左右,深三米多,井底直径一点五米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储藏室,储藏室高一点七米左右。刘剑小心的重新恢复盖子,整个地窖漆黑一片,若不是还有一块缴获的日军手表,他甚至不能辨别日夜。这个藏身点就在东关自卫团驻军营房外,早晨甚至都能直接听到营房吵杂纷乱的声音。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藏身点大模大样就在驻军的眼皮子地下,再加上洞口狭小,来搜查的人瞄了两眼就觉得谁会傻到藏在这儿,也不下去仔细检查,嫌黑嫌闷。 啃掉几块红薯,小心的将残渣埋在里头消除痕迹,刘剑看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正是人最犯困的时候。小心翼翼不弄出一丝声响,这户农家养了一条老狗,最是警觉,有的时候,对刘剑行动最大的妨碍就是这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土狗,警觉性非常高,一点点声响就会狂叫不止。刘剑心想自己上辈子一定是跟狗有仇,小时候被狗咬,在金韩被日军的警犬追捕,回到老家又屡屡被土狗坏事儿,唯一的妹妹又… 翻过篱笆,沿着农家土坯房之间的间隙辗转向前,城门边上就是自卫团三团营房,三团团长是徐景良的亲侄子徐奇瑜,这几天就属这个团最凶蛮最卖力,一直打击徐家的商业网络和非军事人员的刘剑决心打一打这个自卫团,警告那些想拿他换钱换煤矿的家伙想清楚,是要钱还是要命,同时也能够进一步打击徐家的实力,增加徐景良掌控局势的阻力。 扔出自制的简易飞爪爬上东门附近的城墙,轻松的捏断睡着的两个哨兵的脖子,因为在这个城门楼顶上呆过两天,凭着记忆,刘剑找到了炮班和机枪班所在的位置,果然,十几个人都挤在城门楼子里打着呼噜睡的正香,一角摆着一个火盆,炭火都已经熄灭了,但是里面的温度毕竟还是要比外面要暖和不少。 总算这些人为了睡的舒服也为了方便起夜,整齐的躺成一排,方便刘剑行事。掏出磨得锋利的尖刀,快速的划过一个个士兵的脖子。可怜这些人睡梦中还在做着美梦,或许是吃到什么好吃的在直咂嘴,就在睡梦中被割断了脖子;当然这也是他们的幸运,能够毫无痛苦的很快的死去,离开这纷乱痛苦扭曲的世界。 一个老兵或许是警觉或者是背运,闻着浓烈的血腥味醒了过来,就看到一个黑影站在自己面前,刚想大喊,一只大手就死死的捂住他的口鼻,然后他就绝望的看到一支尖刀插向自己的胸膛,眼神一暗什么都不知道了。 顺利的解决了城门上的所有自卫团,刘剑身上甚至不带一丝血迹,刘小刀曾经教导过他:杀人就跟杀猪一样,从什么角度?刺多深?刺这么深是致命还是轻伤?拔刀之后血向哪个方向飞溅?每一刀下去都是学问。刘剑虽然做不到刘一刀那样的收放自如,但是如庖丁解牛一样杀掉十几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给两门小炮安装了简易定时炸弹,又将重机枪对准东关自卫团军营方向,花了一定时间制作了一个机关,刘剑操起墙边自己的步枪绕了一个大圈重新藏了起来。 寂静的凌晨万籁无声,正月初三的夜晚也没有月光,整个军营乃至整个沂县城都如同混沌之境暗无天日。徐奇瑜搂着慧香楼的头牌月儿睡的正香,昨天白天一天瞎忙乎,几次扑空让他挨了叔叔的一顿臭骂,于是他将怒气和力气全都发泄在了月儿的身上,直折腾到半夜才睡下。此刻的他正在做着一个美梦,他梦见在他的指挥下,自卫三团抓住了刘剑,这个杀害堂哥的凶手,他亲自押着五花大绑的刘剑到徐景良面前,叔叔非常高兴,然后兑现承诺将城南罗庄煤矿交给了他,之后他又取代叔叔成为沂县城新的县长。 “轰轰”不算剧烈的爆炸在这寂静的深夜格外刺耳,赶新潮安装的玻璃窗户哗哗作响。浑身疼痛一直没有睡着的月儿尖叫一声连忙推醒徐奇瑜,“爷,爷,刚才外面好像有动静!” 徐奇瑜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刚想踹她几脚,就听见“啪啪啪”的枪声,警觉性很强的他立马滚到炕下,浑不顾他自己赤身裸体也不顾冰凉的地上。月儿更是尖叫着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直到发现子弹不是打向这里,徐奇瑜才探出头,他的副团长魏棒槌就大咧咧的冲进来,也是衣不遮体的样子,大喊道:“不好了,团长,不好了,有贼人来袭,用机关枪打我们!” 两人趴在地上探出门外观察,发现整个军营已经是乱糟糟的了,连日高强度的搜索和追击早让懒散惯了的自卫团精疲力竭,而凌晨突然的袭击更是让军营炸了锅,所有人惊慌失措的四处乱跑乱撞,机枪子弹从城楼上向下来回扫射,强劲的威力穿透墙壁和屋顶,碰者立死。其实真正被机枪打死的没有几个,大部分都是士兵们惊慌失措的乱跑乱撞,带倒了灯火,胡乱的射击甚至打死不少自己人引发更大的混乱。 观察了半天,两人发现来来去去就只有城门上的一挺重机枪在来回扫射,黑夜中子弹痕迹异常的明显,甚至很奇怪其射击范围也很明显很固定。而军营内士兵们仍然乱糟糟的丝毫不见好转,徐奇瑜大为恼火,冲出屋子站在机枪扫射的范围外,掏出手枪朝天连开数枪,震慑了乱跑的士兵,然后大吼道:“都慌什么,都乱什么,就他妈的一挺机枪在瞎JB乱打,你们怕什么?棒槌,带十几个人怕城楼把那挺机枪给我干掉,其他人都不要乱,赶紧灭火,找掩体给我打!” 虽然徐奇瑜竭力想要稳定局势,奈何黑灯瞎火的根本没几个人看到他,机枪声、叫喊声和胡乱开枪的吵杂也完全盖住了徐奇瑜的指挥声,除了他旁边的魏棒槌听令带人去城楼之外,根本没有人理会他的命令。 更多的火头燃烧起来,又几间房子火焰已经烧起,搞不好又将是一次新的徐府之夜。而除了机枪的射击声也没有其他的敌人来犯的痕迹,徐奇瑜可不想自己的老窝也被烧成白地,必须立即制止混乱,必须立即展开救火。估摸着在城楼上操作机枪的就是刘剑那个王八蛋,徐奇瑜小跑着冲到水塔下,爬上两层,背后的塔身一方面遮挡了城楼的视线同时坚固的塔身也足够抵挡机枪子弹,而水塔前一间燃烧的房子又让他被照得明亮让军营内的士兵都看得到。 徐奇瑜再一次的掏出手枪啪啪数枪,这回乱跑的士兵们都看到了他们的团长。“都他妈的不要乱跑,敌人只有一个人,都给我停下来赶紧救…” “啪”斜侧方一颗子弹击中了徐奇瑜左侧太阳穴,从他右侧额头飞出,带起一飘鲜血和脑浆,无力的左手再也拉不住栏杆,徐奇瑜的尸体在众目睽睽之下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乱,军营陷入了更大的混乱。 乱!
1

第7章:一个人的战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军事,中国军事,军事新闻,世界军事,军事网,军事网站,国际军事,军事报道,军事小说